日军最精锐的“大东亚决战机”被美国战斗机无情屠杀

发布日期:2022-01-09 22:56   来源:未知   阅读:

  纵观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日军航空兵器,在广大军事爱好者耳熟能详的“零式”战斗机之外,还有一个型号名噪一时。它在战争后期姗姗来迟、号称是高速性能和机动性的完美结合、还被公认为日军最为优秀的战斗机。它便是本文的主角——日本陆航四式战斗机、中岛公司出品的Ki-84“疾风”。日军狂妄地给它一个“大东亚决战机”的头衔,然而在战场上却丢尽脸面!

  中岛公司是日本资格最老、最著名的航空公司之一。它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由中岛知久平创建,一开始只是一家普通的小公司。在二十年代,中岛公司成功山寨出英国布里斯托尔公司的“土星”发动机,这才跟上航空工业的国际潮流,随后成为日本主要的发动机及战机研发和生产商。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日本陆航的三款主力单发战斗机均为中岛公司生产:Ki-27、Ki-43和Ki-44,此时的中岛已经俨然成为日本陆航的御用厂牌。

  除此之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日本航空公司当中,中岛公司的发动机产量仅次于三菱公司,而飞机产量则高居日本所有公司之首。据战后统计,从1941年到1945年,中岛公司生产的发动机数量占据全日本产量的31.3%,军用飞机部分份额则高达37.1%。可以说,中岛和三菱两家公司,便是当年日本航空兵部队的两根核心支柱。

  1941年12月29日,日军突袭珍珠港的三个星期后,中岛公司应日本陆航的需求设计一款新型战斗机,配备最先进的发动机和大口径、火力强的机关炮。新飞机的动力系统核心为一台中岛公司生产的两千马力级Ha-45型十八缸星形气冷发动机,这是中岛公司二十余年技术积累的结晶,各方面设计指标均达到世界领先水平,仅次于大洋彼岸的美系气冷发动机。

  中岛公司没有辜负日本陆航的厚望,这款被定型为Ki-84的新型战斗机得到了“疾风”的官方昵称,在1943年的原型机试飞中获得了624公里/小时的最大平飞速度。该指标和欧美强国相比完全不值一提,但相对于日产战斗机已经是一个巨大的飞跃。

  在技术水准和飞行性能方面,Ki-84疾风毫无疑问是日本陆航乃至整个日军航空兵部队的最佳战机之一。相对同时代的欧美先进单引擎战斗机,疾风系列具备与之接近的高速度,同时又继承了日系战斗机机动性能优越的传统,在中低空高度能够给对手造成巨大的威胁——前提是理想条件下。

  一时间,军方欣喜若狂,为其冠以“大东亚决战机”的头衔。Ki-84战斗机的大幅照片占据了各报刊媒体的显著位置,疾风战斗机被记者渲染成为所向无敌的决战兵器,如一剂兴奋剂大大刺激了日本民众的狂热心态。

  在这样的形势下,匆匆忙忙地试制125架预生产型“疾风”后,中岛公司在1944年4月开始交付量产型的Ki-84,投入到西南太平洋的残酷战场中。

  这时候日本人不知道的是,由于日本航空工业的整体实力所引发的技术以及材料加工方面的缺陷,疾风战斗机毛病缠身。最严重的就是中岛公司的动力系统——Ha-45型气冷发动机。

  从纸面性能上分析,迎风面积小、重量轻、功率大的Ha-45堪称二战期间气冷活塞发动机的佼佼者,凭指标有希望跻身最优秀发动机的行列。但是,该系列发动机一直存在进气压力骤降的先天设计缺陷,而且低劣的材料品质、粗糙的生产工艺、低劣燃油和滑油质量、前线机场缺乏维护的战时环境等因素综合在一起,进一步恶化了发动机的性能发挥。

  实际上,在条件恶劣的前线发动机屡屡掉链子,已经成为Ki-84机械师的一大噩梦,在它的驱动下,前线公里/小时以上的最大平飞速度,甚至有部分Ki-84连400公里/小时的速度都无法实现!

  结果,一上战场,“大东亚决战机”就现了原形。在后勤整备良好、对手羸弱的中国战场,疾风的表现尚可,一度与对手打的有来有往,然而在其他战场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例如在战争末期的亚洲大陆,两支老牌疾风部队——第22战队和第85战队转移至汉城附近的金浦机场。

  1945年8月13日,这两个部队总共50架左右的疾风机群在汉城附近空域与美国陆航第507战斗机大队狭路相逢。美军兵力包括38架P-47N战斗机,来自一千两百公里之外的伊江岛机场。美军飞行员这天的任务是朝鲜上空的空中扫荡,虽然已经在漫无边际的海面之上长途跋涉数个小时,在发现日军机群后,他们立即不假思索地投入进攻。

  在这一天,日军的“大东亚决战机”完全没有表现出任何亮点,美军飞行员还以为他们对手是四年前的老式战机Ki-43“奥斯卡”!

  在美军队列中,美国陆航序列号44-88211的146号P-47N机由奥斯卡·佩尔多莫中尉驾驶,这位墨西哥裔的德州小伙子在六个星期前才刚刚参加了军旅生涯中第一次战斗飞行,8月13日的任务是他个人第三次出击。佩尔多莫中尉将座机命名为“里尔胖屠夫”,并以自己一岁半儿子的形象在机身上绘制了一个头戴大檐帽、嘴叼雪茄、手持来复枪的尿布婴儿。

  第464战斗机中队中,佩尔多莫中尉的领队——詹姆斯·贾曼少校很快俯冲而下高度应对一架疾风,却发现云层中又钻出三架疾风逼上前来。佩尔多莫中尉在他的作战报告中是这样描述接下来的战斗的:

  我推动节流阀到注水喷射动力,把螺旋桨转速调到每分钟2700转。当我逐渐追上那些‘奥斯卡(注:美军飞行员的误认,下同)’时,我打开了飞机的陀螺瞄准镜,把光环套上最后一架敌机,并调整菱形光标围住它的机翼。在这个时候,那些‘奥斯卡’飞着一个很松散的V字队形。当我接近到射程范围时,我给了它一梭子,看到我的子弹打中了它的机头和驾驶舱,引擎罩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火焰喷了出来。当它向右坠下时,我继续射击。

  我立刻追上了第二架敌机,开始以三十度偏转角射击。我保持开火,直到这架‘奥斯卡’破片横飞,火焰从引擎罩底部冒出。当它缓慢翻转成肚皮朝天时,我停止了射击,看着它直冲到地面爆炸。

  我把它套上了瞄准镜光环,留出了足够的提前量,一路开火射击。它持续做180度螺旋转弯,在高度降到离地100英尺时,陷入了高失速状态,因为这个时候我看到这架飞机在振动。然后,它向左急转,一头载到地上,就像一枚特大号凝固汽油弹一样爆炸开来。

  击落第三架敌机后,佩尔多莫中尉调转机头,飞回京城空域,他朝下张望,看到了第一架被击落的“奥斯卡”燃烧的残骸。几乎与此同时,他看到一朵降落伞在缓缓下降,并辨认出伞下悬挂的绿装日军飞行员。佩尔多莫中尉驾机向降落伞猛冲过去,作势要开枪射击,但随即在最后一刻偏转机头,摇摆着机翼飞走。内心的良知时刻提醒他:敌人也是有血有肉的生灵,滥杀无辜是可耻的,对于这名落败的武士,开个小玩笑就足够了!佩尔多莫中尉驾机爬升,寻找在战斗中失散的其他P-47。

  很快,菜鸟飞行员佩尔多莫中尉顺手牵羊地击落了一架九三式中级教练机,继续向高空的云层爬升,因为只要处在高空,共和公司的这头钢铁巨兽便能一直立于不败之地。

  忽然间,右上方的云层冲出三四架疾风,朝佩尔多莫中尉杀来。眼见敌人占据了高度和数量的优势,得克萨斯州小伙子立即调转机头朝敌机下方俯冲,希望能够利用速度差从敌人眼皮底下溜走。不过,日军飞行员很快发现了这架孤零零的雷电战斗机,他们开始俯冲,朝佩尔多莫中尉压下。佩尔多莫中尉打开注水喷射动力,甩掉了日军战机的追杀,并迅速钻入附近的云层当中。疾风机群转了半个弯,试图继续追逐这架看似笨拙无比的大飞机。但在日军飞行员反应过来之前,凭借电光火石的高速度,佩尔多莫中尉已经迅速机动至敌机后上方的有利位置!现在,疾风机群沦为了雷电战斗机的猎物。佩尔多莫中尉回忆道:

  我追上这些‘奥斯卡’时,其中三架向左逃窜,一架飞向右边。于是我跟上了这落单的一架飞机,打开了我的陀螺瞄准镜。它唯一的规避机动就只有不停的转弯。我一梭子一梭子地开火射击,直到它起火燃烧。然后,敌机凌空爆炸,我驾机高速一掠而过。敌机残骸被火焰包裹着,坠落到地面上。

  半个小时过去后,京城周边空域布满燃烧的飞机残骸,一道道浓烟冲天而起。整场行动中,除了机械故障中途返航的战斗机,美军只损失了一架P-47N,但却宣称一共击落20架敌军战机,还涌现出一口气宣称击落5架敌机的菜鸟飞行员、美军最后一个“一日王牌”佩尔多莫中尉。此战日军第22战队有20架Ki-84参战,作战记录中承认有6架被击落。第85战队损失了5架“疾风”,这支部队被第507战斗机大队打得晕头转向,以至于在战报中声称遭到了P-51“野马”战斗机的突袭!

  激战过后的佩尔多莫中尉和他心爱的雷电战斗机,注意座舱下已经涂上了5个击落标志

  事实证明,最先进的日军战斗机、最精锐的日军飞行员也无法抵挡美军机群的迅猛突击!

  24小时之后的日本本土,8架疾风在丰后水道上空与6架远道而来的野马战斗机正面交锋。日军宣称击落5架敌机,自身损失2架。同一天,第246战队的一群疾风在京都以北的琵琶湖上空与美国陆航的P-47N交火。在战斗中,宣称拥有3架B-29击落纪录(2架为撞击战果)的藤本健二被击落毙命。这天的战斗结束后,8月15日,日本天皇发表投降诏书,第二次世界大战落下帷幕,日军眼中无敌天下的“大东亚决战机”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结束了自己可笑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