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保姆纵火案林生斌在老婆孩子去世第二天就注册了一家公司

发布日期:2022-01-11 17:11   来源:未知   阅读:

  震惊全国的杭州保姆纵火案,林生斌在老婆孩子去世的第二天,就注册了一家公司,亲人突然去世,正常人都会极度崩溃,林生斌怎么会如此冷静。难道另有隐情?

  2017年6月22日凌晨5点,杭州蓝色钱江小区2幢1单元1802室突然燃起大火。

  一位母亲和她三个年幼的孩子,不幸丧生火海。他们曾经美满幸福的家庭,也随之被烧成灰烬。只剩下在外出差的丈夫,侥幸逃过一劫。

  本以为是一场由于火灾隐患引起的火灾,但是经过调查,才发现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纵火案。而涉嫌纵火的就是他们雇请的保姆,消息一出,引起了无数人的唏嘘。

  这位保姆叫莫焕晶,广东东莞人,长期沉迷赌博,身上还背着债务。于是为了躲债,跑到杭州家做了保姆。

  林生斌和妻子朱小贞结婚后,生下了三个非常可爱的孩子。为了能够减轻妻子的的压力,他们决定找一个保姆。最终在2016年找到了保姆莫焕晶。

  莫焕晶每天需要照看着三个孩子和承担家务,为了接送孩子,林生斌夫妇甚至专门为莫焕晶配备了一辆车。除了这些之外,莫焕晶的薪水也比其他保姆还要高一点,每个月有7500元的工资。按道理说,莫焕晶能得到这样的待遇,是很难得的,更应该在林生斌家里好好工作。但是,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莫焕晶竟然会恩将仇报。

  莫焕晶是一个痴迷于赌博的人,长期赌博让莫焕晶负债累累。莫焕晶曾多次向林生斌夫妇借钱,而且在从事保姆工作期间,多次窃取朱小贞家中贵重物品进行变卖,或以买房为由向朱小贞借款,这些钱都被莫焕晶挥霍一空。

  案发前一晚,莫焕晶又用手机进行网上赌博,输光了6万余元。为了继续和朱小贞借钱,莫焕晶萌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点着火再扑灭,借救火之名,换取林生斌夫妇的信任,以便再次开口借钱,当作她救火的奖励。

  2017年6月22日凌晨5时许,莫焕晶在客厅用打火机点燃书本制造火灾。但是,让莫焕晶没想到的是,在她点火后,却发现火势已不是她可以控制的。最后,她独自逃出了房间。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的代价,竟然付出了朱小贞和三个孩子的生命,也彻底毁掉了她自己。

  本以为这桩纵火案就此结束了,但是近日,随着林生斌公开自己组建新家庭的消息放出,让他再次陷入舆论的漩涡之中,为什么他这么快就有了新家庭?而且孩子都已经出生了?为什么大家一直都不知道这一件事情?于是很多隐情被接连爆出来。

  林生斌,他是福建宁德市人。很早的时候,独自到外面闯荡。因为没有人脉,也没有能力,最开始只能做一些“苦力活”。兜兜转转几年后,跑到理发店,当了一名学徒。

  而当时的朱小贞,已经是服装店老板了。她和哥哥一起来到杭州创业。由于朱小贞喜欢做服装,所以做起了服装店。

  一个偶然的机会,林生斌和朱小贞认识了,很快他俩就陷入了爱河。其实朱小贞和林生斌在一起时,朱小贞的家里人是不同意的。当时的林生斌,只是一个理发店的学徒,根本就没什么积蓄。比起朱小贞的生意,两个人实在是差距太大了。

  但是朱小贞不顾家人反对,几乎是裸婚一样嫁给了林生斌,他甚至连一个像样的婚礼都没给朱小贞,可朱小贞却没有怨言。

  婚后的林生斌,辞掉了理发店的工作,跟着朱小贞一起做服装生意。只不过从来没接触过服装的他,对服装行业一窍不通,完全是被老婆朱小贞带着做。夫妻俩为了梦想中的生活努力打拼,林生斌经过几年的磨炼,也可以独当一面了。

  后来有了三个孩子,朱小贞要照顾孩子就已经精疲力尽了,于是选择了放手了公司,公司的重任就落在了林生斌身上。林生斌很能干,一个人又要当设计师,又要管生产,又谈客户。最终数年的努力,辛苦创业获得了成功,生意也越做越大。

  为了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夫妻俩搬进了杭州最高档楼盘——蓝色钱江小区。随后的日子里,朱小贞带着3个孩子生活。林生斌一个人在外拼搏事业。

  家里发生火灾的时候,当时的林生斌还在外地出差,当他得知妻儿葬身火海的消息,瞬间崩溃了。很多人都在同情林生斌的悲惨遭遇。但是4年后的一个消息让他被众人唾骂。

  2021年6月30日,林生斌在网上公布了再婚生女的消息。说自己已经走出悲伤,他告诉大家他再婚了,而且还生了一个孩子,希望大家祝福他。

  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林生斌的冷静行为太可疑了,在事发之后,他出奇的冷静,有很多疑点值得讨论,究竟是他冷静,还是他很无情。

  为什么事发当晚林生斌手机关机?导致朱小贞第一时间联系不上。知情人员透露,林生斌当天并没有出差,而是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也就是现在的妻子。

  虽然现在已经无法核实当时的情况了,但是在晚上关机就太奇怪了,尤其是做服装生意的商人,更加不可能关机。那天晚上很多巧合,关机和不在场,他成为唯一幸存者。

  林生斌的妻儿是在2017年6月22日去世,6月23日也就是事发第2天,林生斌便申请了一个社交账号开始树立人设,而且当天林生斌还注册了一家公司,是以老婆孩子名字命名。

  如果是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在亲人去世的第二天就开始注册账号和注册公司呢?他果然不是一般的人啊!换做一般的普通人,哪里还有心情去做这些事?至亲突然意外去世,我觉得正常人都会极度崩溃,根本没有心思去做这些事情。也许是林生斌太冷静了,甚至要用无情来表达。

  林生斌在老婆孩子出事的一周后,就找到营销公司造势,把老婆孩子棺木放在开发商门口,讨个说法。为了钱,林生斌甚至把孩子的仪容照发到业主群,引起业主们的恐慌。

  林生斌是想造成舆论的压力,从而获得巨额赔偿金,但是把亲人遗容发到群里随便给人看,似乎有点太冷血无情了。

  林生斌还在小区违规修建了一个灵堂,把妻儿冰棺放在里面,从6月一直放到了10月。为了引起更大的舆论,林生斌亲自在灵堂前演讲,怂恿同情支持他的人,为他助威闹事,即使是后面的遗照倒了,他也不管。

  后来,物业公司在强大的舆论下,选择妥协,赔偿了林生斌1.2亿,才算息事宁人。亲人去世,丝毫看不出林生斌有多么悲痛伤心,而是出奇的冷静,演讲内容逻辑谨慎。

  林生斌在官宣重组家庭时,称自己的女儿暖暖才刚一岁多,因此便想起前不久有网友爆料:两人的第一胎已经4岁了,是一个男孩。

  4岁不就正巧是事发地2017年吗?但林生斌就已经与第三者有了孩子。如果孩子是按虚岁算那最多也就是2018年出生。毕竟时间线经不起推敲,因为他心虚,四年生两胎足以说明他对朱小贞早就不专一。

  那时候林生斌在人前,经营着痴情丈夫的人设,背地里却早已和现任妻子组建了新的家庭。可见这个人有多冷静,有多无情。

  在保姆莫焕晶被提起公诉后2个月,林生斌递交了的“潼臻一生”商标申请。甚至在法庭宣判二审结果这一天,林生斌还在继续忙着注册商标申请,这样的冷静做法实在夸张。

  在2018年1月,也就是林生斌妻儿死亡半年之后,他被人拍摄到与一女子牵手出游。

  2019年10月,林生斌搞起了直播,开始卖货。他以妻儿之名,又加上公益之名,一下子涌进十几万人,很多人都是因为他的人设吸引而来。一场直播也能有一百万的销量。

  试想一下,妻儿虽然已经去世2年,但是一般人肯定不想勾起痛苦的回忆,但林生斌不一样,特别的冷静,还可以借着妻儿的名义,来直播挣钱。这样的人可怕了。

  由此可见,面对妻儿的突然意外离世,林生斌当时一直保持着一种常人无法拥有的清醒和冷静,而且还能做出很多反常的行为,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