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温?定位设备均未打开!哀牢山4名遇难地质人员搜寻细节披露

发布日期:2021-12-18 13:15   来源:未知   阅读:

  失联人员所在哀牢山正值入冬天气,昼夜温差较大,白天能达到二十度左右,到了晚上则降到七八度,山区树木高大茂密,加之近期连日降雨,林中有雾,能见度极低。这样的情况下,失联人员如果遭受失温带来的负面影响,情况十分危急。

  失温初期会觉得很冷,如手脚不自主抖动,中期会出现意识不清楚,动作不协调,后期可能造成意识丧失,昏迷,心跳骤停导致死亡。

  据悉0~10℃是失温的高发温度区间。一般在低温下,正常成年人超过两个小时就有可能出现失温症状。

  答:哀牢山属于原始森林地貌,昼夜温差大,如果夜间不能找到合适的环境躲避严寒,将有可能因失温导致死亡。

  答:失联位置属于哀牢山地形地貌最为复杂的区域,山壁坡度较大、多悬崖峭壁,就算是巡护人员,在平时走得少的地方也可能出现短时间的迷路现象。遇难人员执行任务期间,连日阴雨,能见度极低,在高山密林环境中,一旦迷路,往往很难找到原来的道路。

  四名失联地质调查员的名字是张金榜、杨敏、张瑜、刘宇。据云南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镇沅管护局局长王鸿东介绍,4名失联人员中,最大的32岁,最小的25岁,都曾当过兵。

  据央视新闻报道,按计划,4名地质调查员13日徒步进入哀牢山内部,翻过山脉到达玉溪市新平县完成预定任务。他们本计划于13日下午或14日上午下山,但并未在计划时间内下山。

  据澎湃新闻消息,记者从现场救援人员处获悉,4名失联人员携带的食物不够4人吃一天。具体包括:2包蛋黄派、4罐八宝粥、1包巧克力、1包瓜子、4包鸡翅、4瓶饮料;香烟若干。

  衣服包括:张金榜(黄色冲锋衣+保暖内衣),杨敏、张瑜(迷彩服+保暖内衣),刘宇(羽绒服+配发的冲锋衣)。

  作业工具包括:每人一台RTK,森林罗盘,2把工兵铲,3把砍刀,油漆,排笔,树牌,卷尺,皮尺,钉子,一次性雨衣,1个2万毫安充电宝,1矿泉水瓶汽油。

  记者获悉,汽油是驾驶员担心地质队员们晚上下不来,特意从备用油桶里倒出来让他们带着的,可用于野外生火取暖、防野兽,还能稀释油漆。张瑜随身背了1个迷彩大包装食物和作业工具,张金榜的双肩包里放了罗盘和平板电脑。

  此前据媒体报道,RTK是一种能在野外实时得到厘米级定位精度的测量方法。失联的4人各有一台RTK设备。按计划,他们应该在11月14日打开RTK设备。只要按下设备按钮,救援人员就能根据卫星系统传回的数据找到4人所在的位置。但从14日至21日11时,失联4人从未打开过RTK设备,因此救援过程中救援人员无法据其定位。

  据新京报报道,11月21日18时许,中国地质调查局一支救援突击队在2号补给点附近发现3人线索。

  在向指挥部报告了坐标之后,指挥部通过空中无人机热成像,发现了报告坐标处疑似3名失联人员的影像。

  11月21日晚,镇沅县失联人员救援指挥部,热成像显示疑似失联3人位置。图源:新京报

  他们所在的位置距离2号营地大约2公里,影像显示3人平躺在地上。2号营地是发现失联人员有活动轨迹的地方,救援指挥部在该处建立营地,展开搜索。

  21日24时许,救援指挥部传来消息,剩下1名失联人员通过热成像定位到了具体位置,影像显示最后一人的位置在被找到3人周边的一个陡坎下方。

  哀牢山,这个听起来充满伤感的名字,这到底是一座什么样的山?藏着怎么样的风险?以致专业考察队员也会失联?

  哀牢山位于云南中部,是云贵高原和横断山脉的分界线,也是全国最大的原始常绿阔叶林区,最高海拔3156米。失联人员位处的区域是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平均海拔2500米以上。此前搜救工作存在三方面主要困难:

  第一,哀牢山在镇沅境内面积达13.5万亩,此次人员失联的区域,地处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域,属原始森林无人区,山陡林密、遍布山崖和沟壑,地形极其复杂。

  第二,正值入冬天气,昼夜温差较大,白天能达到20度左右,到了晚上则降到七八度,山区树木高大茂密,加之近期连日降雨,林中有雾,能见度极低。

  第三,搜救路线距离较远,从山脚前往搜索区域需要爬山约4个小时,随着搜索范围不断扩大,山中无路,行进困难,不具备夜间搜索的条件,队员往返宿地耗时较长。

  据了解,整个搜救行动,云南以普洱市为主,玉溪市、楚雄州协同展开,截至目前,投入专业救援人员和当地干部群众8000余人次、车辆150余辆、卫星电线架次及相关物资、技术装备全力开展搜救。

  据北京青年报消息,11月22日,参与救援的茶城阳光救援队队长张进春告诉记者,19日他们得到4人失联的消息后便向普洱市应急管理局请缨救援。“我们得到救援批准后,带上救援装备,一行9人便来到了哀牢山脚下的普洱市镇沅县者东镇章盆村。”

  张军春坦言,他们救援队都是普洱当地人,之前只在哀牢山外围远看过山脉,但从未进过哀牢山,“哀牢山虽然从外面看起来绿树葱葱,烟雾缭绕很优美,但真正走进去却非常险恶。”

  张进春一行9人和普洱消防支队对指挥部所布置的1号补给站附近10公里的距离进行地毯式搜索。“进入山林后,树木非常茂密,有时下小雨,有时起大雾。雾大的时候能见度仅有几米远,手机信号全无,如果没有携带专业设备非常容易在丛林中迷失。”

  张进春介绍,14日4名地质勘探员在山内时,山区下起了暴雨,导致山体非常湿滑。“这几天也一直在下小雨,山上的泥土非常松软,脚踩上去都往下陷。”张进春介绍,山林中没有路,只能摸索着前进,“一些山坡非常陡峭,有的可以达到70度的坡度。”

  恶劣的环境也给救援造成了很大的挑战,岳麓蓝天救援队表示,19日他们受长沙市应急管理局委托一行7人前往哀牢山进行救援支援。“我们开了23小时的车,走了1800公里,马不停蹄赶到了哀牢山后,立即进行救援搜索。”据他们回忆,20日他们在救援现场指挥部得到4个坐标点后开始进山搜索,他们共寻找了宽2公里,长4公里的区域,“山林里气温比较低,山下12度,山顶最低气温仅有2度,我们在山林里露营了3天,搜寻了第一遍搜索未搜的位置,在悬崖边、瀑布下都进行了寻找,并未找到失联人员踪迹。”

  张进春表示,22日早上8点多,他们收到了指挥部发来的消息,告知他们不用再进行搜索,4名失联人员已全部找到,看到消息的张进春紧张的心情先是松了一口气,“中午走出山林回到指挥部,手机有了信号,收到的却是4人遇难的消息,我们内心非常沮丧和难过。”

  公开资料显示,哀牢山位于云南中部,为云岭向南的延伸,是云贵高原和横断山脉的分界线,起于大理州南部,止于红河州南部,长近千公里。

  哀牢山自然保护区是全国最大的原始中山湿性常绿阔叶林区,森林覆盖率85.1%,最高海拔3156.9米,以保护亚热带中山湿性常绿阔叶林生态系统和黑长臂猿、绿孔雀、灰叶猴等珍贵野生动物为目的。哀牢山自然保护区范围涉及云南省3个州(市)6个县(市),在普洱市镇沅县的有13.5万亩。

  据北京青年报消息,22日,遇难者张金榜曾经的战友李先生向记者讲述,他们是2015年武警黄金部队新兵连的战友,“我们是同批兵,一起入的伍,当时在新兵连,我们一起训练、聊天,他平时非常踏实,训练也很认真,我记得他是左手写字,字迹非常漂亮。”

  后来,他们各自退伍转业,分别被分到了中国地质调查局的下属单位,“他是昆明单位,我是成都单位。”李先生表示,他们的工作项目大致相同,都是日常进行森林蓄积量调查。

  据云南哀牢山搜救指挥部11月22日消息,经全力搜救,中国地质调查局4名野外地质调查失联人员已全部找到,不幸遇难,因公殉职。各项善后事宜正开展。

  来源:@中国日报、中国地质调查局官网、央视新闻、YNTV2都市条形码、新京报、北京青年报、大象新闻、昆明信息港